当资本盯上了音乐剧:《狮子王》登陆中国 七幕人生7年磨一剑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1日

       北京11月13日报道, 百老汇原创音乐剧《狮子王》宣布将于2020年登陆北京和武汉, 两地演出超过200场。 这是《狮子王》国际巡演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一站, 创下了国际音乐剧在中国巡演人数最多的纪录。 与此同时, 该剧在中国的运营公司七幕, 在默默耕耘音乐市场7年后, 也被推到了舞台前列。 七幕成立于2012年, 主要经营模式是引进海外经典音乐剧版权, 制作和运营中文版。 目前已形成以音乐剧为核心内容、艺人培养为载体、艺术教育为外延的商业闭环。 目前, 七幕已经引进制作了《我, 堂吉诃德》、《几乎正常》、《音乐之声》、《玛蒂尔达》、《狮子王》等9部经典海外音乐剧。 2018年初, 品牌获得阿里巴巴集团战略投资、君联资本跟投的B+轮融资, 创下音乐表演行业历史上最大单笔融资纪录。 事实上, 近两年来, 资本市场越来越关注音乐剧在文化娱乐领域的消费潜力。 “未来十年, 中国音乐市场将出现百亿蓝海。” 12月9日, 七景生活创始人兼CEO杨家敏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音乐剧看似很小, 但在发达国家是个大市场,

在现场演出的票房排名第一。在中国的演出市场份额不到10%, 但在日本和韩国的份额超过45 %.%, 欧美国家比例高达80%。” 她说, 中国音乐剧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想抢《狮子王》的版权? 一是用1000万改造剧院,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 台下十年”, 表达演员在台上的辛勤劳动和辛酸, 为的是把最好的表演呈现给观众。 很少有人知道, 在台下, 剧目经营者为将国际顶级剧目引进国内市场所付出的努力, 也是以年为单位计算的。 11月13日, 由迪士尼剧团出品, 澳大利亚迈克尔·卡塞尔集团、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七幕音乐剧联合出品的百老汇原创音乐剧《狮子王》宣布将于 2020年武汉开幕, 北京两场常驻演出。 而距离杨嘉敏第一次接触迪士尼, 已经五年了。 2014年, 杨嘉敏第一次飞往纽约拜访《狮子王》制作组, 并发出合作邀请, 但此时《狮子王》并未接受, 也没有给出具体时间 点他愿意在北京演出。 在接下来的五年里, 七幕与迪士尼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对于迪士尼来说, 进入某个市场的时机非常重要。 来得早, 市场不成熟, 来得晚, 可能错过最好的历史机会。 每一次出场都是一次“成功, 而不是失败”的表演。 除了在北京和中国不断进行市场调研外, 迪士尼也在精心挑选合作伙伴。 《悲惨世界》制片人卡梅隆麦金托什公司、皇家莎士比亚公司、玛蒂尔达的制片人等众多国际领先的制作公司都曾与七幕大戏合作, 并将中国音乐公司推荐给迪士尼。 2019年3月, 杨嘉敏接到迪士尼的电话, 说可以谈版权。 于是, 七幕与迪士尼正式进入谈判阶段。 此后, 由于出现了各种问题,

双方的谈判持续了5个月。 而每一个问题, 对于这家创业公司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其中, 迪士尼提出了近乎“苛刻”的影院改造要求, 仅北京的影院改造费用就近千万元。 在北京地区, 《狮子王》的演出预定在北京保利剧院。 可以说是国内一流的剧院。 许多国内外知名艺术团体曾在此演出。 它曾主办过意大利维罗纳歌剧院和管弦乐团合唱团、波兰华沙国家剧院和柏林爱乐乐团。 、俄罗斯国家爱乐乐团等; 演出芭蕾舞剧《天鹅湖》、《罗密欧与朱丽叶》; 歌剧《托斯卡》、《少年维特的烦恼》等。
        尽管如此, 迪士尼还是提出了包括扩大门厅、拆除部分座位、修改舞台甚至对剧院建筑进行结构改造等要求。 关于剧院的改造, 迪士尼团队多次来到北京与《七幕》进行座谈, 并进行了实地考察。 在充分听取意见后, 七生堂认为迪士尼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 例如, 《狮子王》有25只动物和200多个人偶道具, 其中包括一头5.5米高的长颈鹿和一头4米高3.5米的大象。 保利剧院的礼堂大门无法让这些大型动物道具通过, 舞台容量也有限。 因此, 经过保利集团总部的多次协商和批准, 最终确定了在北京投资近千万元的剧院改造方案。 对于这样一部剧来说, 斥资数千万元改造剧院, 对于保利来说也是前所未有的举措。
        “迪士尼是迄今为止我们合作过的所有版权所有者中要求最高、最严格的。” 杨家敏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但《七幕人生》的标准很简单, 就是把最好的品质呈现给观众, 在舞台上做出百老汇一样的效果。 杨家敏说:“剧院是个很神奇的地方, 一定要每一个点都对, 场景才是最爆炸的效果。《狮子王》没来过北京, 希望是最好的状态 “另外, 过去百老汇原创音乐剧来中国的时候, 都会采取巡回演出的形式, 也就是选择几个城市的剧院, 依次在这些城市演出。 单个城市的业绩周期一般按周计算。 不过迪士尼和七幕计划让狮子王在北京和武汉共演出半年多, 演出超过200场。 这也是《狮子王》国际巡演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一站, 创下了国际音乐剧在中国巡演人数最多的纪录。 虽然200场演出价格不便宜, 但杨嘉敏坚信, 音乐体验不是短期的任务。 如果一部话剧能在中国演出几个月, 甚至半年甚至一年, 音乐剧就可以进入中国市场。 快速发展阶段。 除了协商重大问题, 迪士尼对细节也非常严格。 为了让节目在中国上演, 《七幕》还需要处理很多细节工作。 合同签订后, 七幕甚至不得不将所有宣传材料都寄给迪士尼审核。 尽管迪士尼提出了种种要求, 但对于杨嘉敏来说, 《狮子王》的版权并不是最难拿到的。 她向本报记者透露:“《玛蒂尔达》是我们迄今为止在版权谈判中遇到的最困难的一部剧。” 《玛蒂尔达》的制作团队是皇家莎士比亚剧团, 即“皇家莎士比亚”。 . 该剧团是英国最具影响力的剧团之一, 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组织最完善、资金最雄厚、业绩最好的专业剧团之一。 2014年, 杨嘉敏在伦敦西区第一次观看了音乐剧《玛蒂尔达》, 非常喜欢。 当时, 她决定拿下音乐剧的版权。 为了让这个想法得以实现, 七行与黄沙开始了长达5年的连续谈判。 事实上, 《玛蒂尔达》的制作方一直犹豫来中国的主要原因是该剧的制作过程非常复杂, 场景的呈现需要很多精密仪器和技术的配合。 在西区演出时, 剧目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建立。 来到中国后, 每个城市巡演一到两周, 舞台搭建三个月。 显然, 成本无法收回。 了解制作方的顾虑后, 七生堂积极与对方商讨解决问题的办法。 最终, 通过技术改造, 在保证高度还原原始细节的同时, 所有设备都变得更轻, 安装时间缩短到3天, 每周巡演一次成为可能。 “与《玛蒂尔达》的5年接触不是单纯的谈判过程, 更是七幕验证其运营实力和制作能力的过程, 也是七幕与制作团队共同解决制作和巡演问题的过程 。” 杨嘉敏说。 另外, 不同于真正的商务谈判, 很多时候《七幕人生》的谈判对象是情感艺术家或艺人经纪人, 所以用情感去感动人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2018年11月21日, 在英国大使官邸举行的《玛蒂尔达》中国巡演新闻发布会上, 《玛蒂尔达》制片人安德烈·普塔辛斯基笑称, 五年来, 杨嘉敏一直在全世界追他。 杨家敏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她和安德烈·普塔申斯基谈过英国、澳大利亚、美国和中国的版权问题。 基本上, 我每年和他有两次深入的交流。 除了不断地向黄莎展示出七行生机的实力, 也让对方心中充满了诚意。 11 月 21 日, 西伦敦, 音乐剧运营是一项将你的手放在泥土中的业务区原创音乐剧《玛蒂尔达》(Matilda)登陆保利剧院, 正式开启北京巡演, 首场演出上座率达100%。 北京巡演前五天的门票已经售罄。 直到25日晚, 杨嘉敏和往常一样, 看了次日的票版《玛蒂尔达》, 发现1500个座位的保利剧院还有40多张未售出的票。 此时已接近零, 七幕人生团队紧急商议销售策略, 必须在演出前将这四十张门票卖掉。 为了让剧场里的每一个座位都能找到自己的主人, 七幕全员上阵, 集体化身为票务专家。 终于, 在11月26日演出前, 当天的门票全部售罄。 事实上, 对于音乐剧运营公司来说, 获得版权后, 营销和营销将成为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 《玛蒂尔达》对于中国观众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 不如《狮子王》的故事那么受欢迎。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如果没有一丝不苟的运作, 一部新作品在中国市场上的上座率最高可达70%至80%。 为了宣传这部音乐剧, 《生命之七》做了一些尝试。 比如让明星发声扩大剧目影响力, 调配库存保障用户在不同平台顺利购票, 通过新媒体渠道进行营销等。 此外, 在B+轮融资后, 大麦也成为了七幕音乐剧推广的重要手段和渠道。 大麦作为国内最大的票务公司, 可以积累大量的用户数据, 对于七幕营销策略的调整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今年10月, 《玛蒂尔达》北京站预售时间过半, 大麦后台数据显示, 观众主要购买一人、两人的票, 没有像《明日黄花》这样的多户型。 音乐之声”。
        看剧情。 这让杨嘉敏意识到, 《玛蒂尔达》的宣传角度需要改变。 此前, 《七行》主​​推的“独立女性”题材, 虽然吸引了大量观众, 但并未触及家庭观众。 因此, 在《七幕》之后, 他们加大了对“教育”和“罗尔德·达尔”主题的宣传力度, 采取了与教育自媒体合作、邀请教育工作者看剧等方式, 迅速吸引了一批新观众。 . 老少皆宜的节目《玛蒂尔达》获得了更多符合其定位的观众。 杨嘉敏介绍, 从最终的票房成绩来看,

《玛蒂尔达》70%是家庭观众, 儿童占比高达三分之一。 “剧院里有很多孩子, 演出前, 我担心孩子们会很吵, 但整个演出过程中, 我周围的孩子并没有大声哭泣。看戏的体验非常愉快, 观看这出戏几乎是身临其境。” 一些观众也做出了回应。 为了确保即使在剧院里有很多孩子的情况下也能保持良好的秩序, 七幕在细节上也做了很多努力, 例如在演出前向家长分发免费的儿童剧本, 推动赛前导览, 并增加 剧院中的针对性信息。 提示口播等, 力求让各种规模的观众和平共处, 共同收获美好的观影体验。 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责任公司总裁、中国著名制片人侯洪亮曾看过明德”事后, 他感慨道:“孩子们现在真的很幸福。 4、5岁就看到这么高质量的音乐剧, 对他们的艺术审美和艺术视野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这样的工作还是很多的。杨嘉敏说, 团队每天做的事情很琐碎, 就是, 保证操作细节到位、彻底, 保证用户不会错过演出信息, 不会因为用户体验差而终止购票。 由于视角遮挡和技术工作导致的座位, 或者由于不同票务渠道的库存分配方式不同而浪费了一些零散的门票。 , 打破所谓“行业惯例”, 拒绝各种无理索取免费门票的要求, 将演出门票开放给购票观众。12月1日, 《明德》北京 车站结束。 两周内演出14场, 平均上座率99.3%, 共售出20020张演出票。 尽管取得了这样的成绩, 但《七幕》仍然在微博上为140张门票没有找到好归宿向观众道歉。 诚然, 再优质的音乐剧, 没有渠道的力量, 在国内市场也很难实现“变现”。 从铺天盖地的硬广, 到深入的媒体报道、明星平台、KOL代言等线上线下兼具的方式, 《七幕》都用上了。 所谓“无处不在的渠道”。 “音乐剧的运作,

没有‘一招吃遍天’, 一定是拳法相结合, 说到细节, 全是脏活。” 杨嘉敏说。 坐在台下观看表演的观众无法体会到幕后的努力和细节。 他们可能与音乐剧的创作无关, 但如果没有运营公司所做的工作, 中国观众很难理解, 更难在家门口看到世界顶级的演出。 此外, 音乐剧在中国市场的推广对于长期的用户教育更为重要。 在外界看来, 音乐剧与歌剧、芭蕾、交响乐一样是“高雅艺术”, 具有更高的欣赏门槛。 但实际上, 音乐剧是一种大众化的文艺形式, 题材和表现形式生动、通俗易懂。 为了让市场接受音乐剧, 让大众知道音乐剧没有太高的门槛。 七景坚持年复一年继续教育用户。 线下, 七步走走进校园、社区、企业进行艺术讲座, 将剧目教育版权授予学校,

带领学生排练音乐剧。 截至目前, 七行已通过票务合作、沙龙演讲等方式与北京近200所学校进行了合作。 杨嘉敏说, 音乐剧的运作是一件特殊的事情, 需要你把手伸进泥土里。 中国音乐市场的快速发展尚未到拐点。 七幕人生成立的7年, 也是中国音乐市场快速发展的7年。 11月13日, 音乐剧《狮子王》预售开启, 一小时内售出1万张门票。 当晚, 杨嘉敏在朋友圈发文:“七年前卖1万只用了一年多。张飘, 我遇到的每个人都说中国没有音乐剧市场; 七年后, 不到一个小时就卖出了 10, 000 张门票。 每天, 无数新观众告诉你他们是多么喜欢七幕。 杨佳敏说, 她还记得七年前在拍电视剧《我, 堂吉诃德》时, 凌晨1:00终于接到订票电话, 激动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七大行动刚刚成立。 当时, 中国音乐市场几乎是一片沙漠。 很多人都不知道音乐剧是什么, 更不知道音乐剧和歌剧的区别。 杨嘉敏说:“就像在市场上卖咖啡一样, 只是人们不知道什么是音乐剧。咖啡。”2012年, 七幕将《我, 堂吉诃德》带到中国, 并选择在一个 只能容纳199人的小剧场。 尽管如此, 该节目的第一周表现还不到30%。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观众有50到60人, 有时台下的观众和台上的演员差不多大。 如今, 《玛蒂尔达》在全国13个城市的一流剧院上演, 上座率达90%以上。 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 目前, 《七幕》推出的剧目均在1500至2000个座位的剧院选拔, 平均上座率在70%至80%之间。 可以说,

七年前是天壤之别。 2012年, 华创资本成为七幕人生的第一家投资机构, 其管理合伙人吴海燕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我堂吉诃德》的观众基本都是嘉敏和大家的朋友, 还有 不过现场的热情很高, 大家对演出的热情反馈也让嘉敏和她的创业团队深受鼓舞。 “有目共睹, 近年来随着GDP的发展, 各个城市的剧院建设, 以及票务平台的涌入, 音乐剧领域的生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尤其是一些顶级综艺节目, 比如2018年《声入人心》的开播, 让音乐剧成为了主流。 随着《声入人心》相关话题的不断发酵, 节目中原本不为大众所吸引的美声唱法歌手、音乐剧歌手、歌剧歌手脱颖而出。 已成为新一轮的流量明星。 吴海燕说, 现在大众对文化产品的需求越来越大, 对质量和数量的要求都比较高。 与此同时, 近两年现场演出市场发展迅速。 必将推动中国优质音乐剧的发展。 2014年, 《七幕》对其音乐剧观众进行了问卷调查, 发现80%的观众是第一次进入剧院观看音乐剧。 两年前从那时起, 这个值已经降低到了 30%。 据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北京市演出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 2018年北京音乐剧演出相当抢眼, 2018年观众人数增长26.7%。 %, 达到42.9万人次。 尽管有一定的发展, 但杨家敏认为, 中国的音乐剧产业仍处于前期需要完善上下游环节, 在创作、技术、人才、推广、投资等方面还不够成熟。 她提到, 虽然七幕生活麻雀小而全, 但几乎从内容制作到销售、票务、影院合作的每一个环节都必须由她自己完成。 但在成熟的市场中, 生产企业提出想法后, 执行层面的所有工作都可以外包给上下游企业来完成。 事实上, 法国、日本、韩国的音乐剧发展都经历了一个剧集带动整个市场的阶段。 法国巴黎圣母院、日本《猫》、韩国《歌剧魅影》等都是为当地音乐剧市场带来突破性发展的重点剧目。 中国市场是由一系列音乐剧推动的。 杨嘉敏表示, 希望《狮子王》能够成为中国音乐界真正的转折点。 音乐剧《狮子王》由迪士尼剧团根据同名电影创作并上演, 于1997年11月13日正式上映。这部“音乐剧之王”历经22年的长盛不衰, 其演出在 伦敦、纽约等地仍继续创下全票房纪录。 其总票房已达 90 亿美元, 成为全球票房收入最高的文化产品。 这里的文化产品包括音乐剧、电视剧、综艺节目等所有文化门类的作品。 好的故事、旋律和主题, 可以赋予音乐剧以音乐的生命力, 使该剧超越时代、地域、语言和文化, 在真正的普世意义上产生共鸣。 这也是人生七幕选择音乐剧的标准。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4-2022 盈科电子有限公司 yingkedianz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wilkowebshop.com)